從高鐵延誤看被輕視的專業

從部份媒體報導高鐵延誤被輕視的專業,身為不爽媒體亂報的一員,我們是不是應該多分享這篇文章呢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看到蘋果日報以大篇幅報導《幾分鐘可解決的故障高鐵竟停擺4小時》這則新聞,讓筆者深深感受到台灣人如何作賤專業。

撰寫過軟體或是維護過資訊系統的人應該很清楚,一個系統出了問題,第一件事情絕對不是,也不該是重開機。

有問題出現,代表一定是有程式在特定的系統環境下出錯了。要找出問題,除了從程式碼來尋找以外,還要從系統環境來找。這兩個要素湊起來才能找到問題。但重開機就直接把系統環境還原,因此引發問題產生的原因消滅了,就很難再次找到原因了。重開機看起來是短時間解決了問題,但是問題並沒有真正被解決。一旦滿足了問題發生的條件,這個問題還是會再度出現。

今天記者撰寫這篇報導,很明顯是認為高鐵號誌系統的故障只要重開機就好,數分鐘就可以解決。

試問,如果高鐵重開機的時候剛好有列車正在行駛,因為重開機而導致高鐵出車禍,要怎麼辦?

聯合報記者採訪專家,寫出這篇報導《專家:可手動發車
不必全線停擺》,更是讓人傻眼。不要忘記,中國溫州動車事故的事故原因,就正是跟這次高鐵一樣的號誌系統故障。系統故障後,列車採取手動發車,結果造成追撞事故。根據官方數字,一共有40人死亡、172人受傷。同樣是號誌系統故障,到底是延誤4小時比較好,還是人命死傷比較好?

今天這些工程師花了4個小時維修系統、找出問題,是為了維持列車的安全,以及防止未來再度發生這樣的問題。如果長官下令運轉,這些原本被延誤的3.5萬人,將有部份可能因列車追撞而喪命。這些維修的工程師,才是真正拯救人命的英雄,但卻被這些不專業的記者罵成狗熊。難道一定要跟中國一樣,等到出事了,再來報導救難人員的英雄事蹟,讓長官「俯身獻菊花」嗎?

從這件事情可以看到什麼?我們可以看到整個台灣社會都彌漫著不尊重專業的態度。

很多時候,台灣人面對自己不懂的專業,總是以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衝上前去對著專業人士指點,或是用自己的方式隨意處理。在這件事情上,記者對著那些真正拯救了人命的高鐵工程師指指點點,要他們「只要重開機就可解決問題」、「故障依然可以手動發車」,在日前,也有法官以醫生誤診為由把醫生告上法院,也有流氓因為不理解醫生的醫療行為而毆打醫生。在日前中時發的《被H7N9觸動的記憶》一文中,也提到當時SARS時曾與患者家屬有近距離接觸,只是因為「淹沒在人群,沒有出現在鏡頭裡,未接獲通知,也不好意思開口。繼續上班,追逐SARS。」。TVBS則是在報導新聞時訪問「專家」魚販李嘉亮,稱魩仔魚就是指特定不會長大的魚種,並非各種小魚苗的集合。

這些人是台灣冰山的一角嗎?其實不是,這些人是台灣大多數人們的寫照。大多數的台灣人面對不是很了解的專業的時候,往往很少自己動手先去尋找相關資料,加以了解學習。而往往卻以自己的想法隨意推斷,甚至輕視對方的領域,動輒說出「這不是很簡單?為什麼不這樣做?」的話。以筆者所處的軟體業為例,許多台灣的老闆面對專業的軟體撰寫人才,居然認為這些人「不過是坐在那邊敲鍵盤打字,何必坐領高薪」?

一旦發生錯誤,台灣人會通盤檢討,找出問題嗎?不會。很多時候,台灣人會很簡單的只要一個交代,然後用最簡單的方式(例如重開機)來解決問題就好。因此發生問題的時候,台灣的記者就成為台灣人的代表,到處去「要一個交代」。有了交代以後,交代合不合理?背後的原因是什麼?要如何防止這個問題再度發生?這些問題似乎沒有人關心,整個社會就像看好戲一樣叫囂著要別人下台負責給交代,接著呢?沒事了,被忘記了。至於同樣的問題,還是會再一次的發生。如果這次高鐵號誌故障就簡單的重開機解決,未來將可以預期同樣的問題還是會一再發生,直到發生了人命損失,再來「痛定思痛」。如果我們的社會真的認為「只要重開機就好,因為是幾分鐘可解決的故障」,會發生什麼事情?以中國為例,每次地震,災區就是豆腐渣房屋倒一片,沒有人想著究責、防範,只有一片倒的報導解放軍的英勇、救災人員的英雄事蹟,卻沒有想過,或許應該像日本一樣,制定完整的法規、落實建築的工法,減少偷工減料,自然就可以減少受傷死亡的人數。此次日本面對和中國四川雅安相同的7級地震,無人傷亡,而中國截至目前為止卻已經193死亡,12211人受傷。

每次的中國災難都會被中國媒體塑造出一堆英雄。對比台灣這次高鐵延誤,工程師被罵成狗熊,正應驗了一句話:「災難發生後才有英雄,防止災難的則是狗熊」。如果希望台灣跟中國一樣以人命為代價量產英雄,或是希望醫療繼續崩壞,那麼台灣人就繼續盲目的輕視專業吧!

轉載來源:雨蒼的終端機(http://billy3321.blogspot.tw/2013/04/blog-post.html?spref=tw&m=1)